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d Poets Society

 
 
 

日志

 
 
关于我

自立,自知,实干,真诚 多元性格,浪漫情怀,现实的理想主义 放荡不羁,才疏学浅 平凡世界中的某人

网易考拉推荐

归途列车  

2013-03-31 20:26:56|  分类: 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姑娘山一行尾声,峰兄和我乘坐成都至上海的火车硬卧回家,遇见一个小女孩。她叫橙熙(化名),今年七岁多,齐耳的短发和平刘海,衬出一张秀丽的孩子脸庞。一口纯正的四川话,一如阳阳哥所言——“四川的小女孩说话好好听!”

火车刚启动的时候,橙熙坐在车窗边,静静看着外面的风景。她对面坐着一位发型和她一样,而年龄在20-25之间的有点胖的女孩子。过了一会儿,橙熙的姐姐爬到上铺去休息了。当时,峰兄和我二人看书累了,都背靠车窗坐着,把双脚搭在床铺边的小楼梯上。我看见峰兄左边的橙熙,也学着我们模样,背靠车窗坐着。由于够不着楼梯,她小小的双脚在半空中晃荡着。我笑了,眼神示意峰兄,我俩一起微笑着看着橙熙。她看到了我们在看她,对视了一眼,眼神移向别处。那是一种,让人觉得有些冰冷的目光,然而我和峰兄当时只是觉得这小女孩有意思。不久她放下了双腿,在椅子下面来回摆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孩子们大约总是气场相吸,没多久,一男一女两个和橙熙年纪相仿的小朋友,来到了她对面的床铺上。小男孩在下铺的被子里翻来覆去哈哈大笑,口中喊着“爸爸,好好玩,别睡了嘛~”。那个小女孩则是静静地坐在橙熙对面,时而嘴里含着手指,一双大眼睛望着橙熙。橙熙自顾自地看着什么,没有任何表示。

孩子们独特的交往方式和语言密码,让人觉得有趣,而橙熙的“冷漠”让我也逐渐留意起这个小女孩。橙熙注视着车厢尽头WC状态的电子显示,变成了绿色,就跳下座位慢慢走过去。只是不太巧,她已经往返几次,有些乘客一直等在那里。每每她走回来时,我和峰兄都带着一丝笑容看着她。橙熙只是缓缓地向座位走近,眼睛望着前方,依旧没有什么表情。我们悄悄开玩笑,大意是这个小女孩是矜持呢还是傲娇,呵呵。

这是一种有趣而微妙的场景——我们三个人以相同的姿势坐着,有时她看看我们,有时我们看着她,但大家都不说话。后来我上自己的床铺小睡一会儿,没想到醒来的时候,发现峰兄和橙熙在聊天。她偶尔的笑容,莫名地传递出一种温暖和安心。

询问峰兄得知,橙熙自小在四川长大,父母则常年在无锡打工。这回姐姐带着她去无锡和父母一起过年,之后橙熙就会留在无锡开始念小学。尽管后来橙熙和我也开始熟络起来,但我总觉得这个相关的话题不应该再继续问她。

我在手机上打出“赵一分”(谐音)三个字,笑着告诉橙熙“这就是这个哥哥的名字~”,橙熙极其难得地哈哈大笑~峰兄也不肯示弱,在手机上打出“沈鸭华”三个字橙熙看到车窗上有雾气,微微一笑,又哈了两口气在上面,用手指一次写下她的名字,三个字。

当面给橙熙一些零食糖果,她都会轻轻摇头。我和峰兄有时上床小歇一会儿,把打开的苏打饼干、薯片、盐津话梅留在车窗边的小桌子上,橙熙和另两个小朋友坐在那里时,会随手拿一点吃。如果我们看到了,报以双方的都是无言的微笑。对了,橙熙和我们认识之后,也开始搭理另外两个小朋友,他们喊她“小姐姐”~

任何时候,只要橙熙的姐姐下了卧铺,橙熙就一直坐着看窗外风景,偶尔也会对我们的注视闪过一丝笑容。后来橙熙迷上了我的349键盘手机里唯一的一个游戏,玩了近4个小时直至它自动关机。第三关她总是通不过去,每次都笑着拿给峰兄让他代劳。峰兄玩了几次,跟她说“给我一会儿~”,不久他把这个游戏通关了,橙熙可以随意挑选关卡。

手机断电,橙熙的姐姐之后一直坐在下面,她们的终点站无锡也即将到达。她们拖着行李离开的时候,我和峰兄只是静静看着橙熙。一如火车刚开始时,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着前方慢慢跟着姐姐离开。望向车窗外,看到橙熙和她姐姐背对着我们,正在走向出口。我突然心里一松,觉得这样的离别方式也许最合适。

 

归途列车,回家,回到父母身边。第一次远离家乡来到南方的橙熙,今后的生活将会如何?我脑海中思绪万千。想起这几年外出行走时,火车上遇见的那些孩子们。年轻的阿姨带着整天啼哭的1岁孩子从上海去东北找他父母;老奶奶带着9岁的胖胖孙女儿从上海去六盘水;一对年近50的农民工夫妻带着6岁的儿子也是最小的孩子从成都回到上海;年轻的农民工父亲孤身带着两个儿子回家乡,7岁的大儿子已懂得在父亲打盹的时候帮他照看弟弟……这一趟趟的归途列车,是这一代农民工的孩子们成长必须经历的。时代这把双刃剑,将在他们身上刻下怎样的印痕?他们的童年生活与记忆,他们的成长道路和发展,谁在关心,又有谁能够体会的到?想起某晚酒醉与一位朋友所谈到的——对于他们,这是生活,而对于我们,这只是体验。归途列车,亦是如此

想起辅导了三年,如今已经回老家县城念高一的小雨。也想起沧源的那几个如今依旧有联系的孩子,她们也快初中毕业了。几年来和这些孩子们,以及他们的家长或者老师,能够保持交心的联系,弥足珍贵。付出是共同的,关怀是相互的,温情是普适的。

希望这班列车,能载着橙熙回到一个安稳和睦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