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d Poets Society

 
 
 

日志

 
 
关于我

自立,自知,实干,真诚 多元性格,浪漫情怀,现实的理想主义 放荡不羁,才疏学浅 平凡世界中的某人

网易考拉推荐

2012·画面  

2013-03-24 21:56:11|  分类: 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画面 - 沉实 - Dead Poets Society
 
2012·画面 - 沉实 - Dead Poets Society

 

夕阳的霞光铺平大地,也照耀着小学的门口。黄绿色校服,大大的书包,各自迥异的神情,孩子们排着队快速地走出来。有的钻入了妈妈的怀抱,有的迎着父亲慈祥的笑容缓缓走近,也有的,独自走在斜阳中默默回家。

路边的小吃摊,香酥鸡、葱油饼、玉米香喷喷惹人馋。小卖部的货架上,是否有新款式的文具,卡片、粘纸、漫画小说、小玩具等等,是否有更新?

晚霞与夕阳,稻穗校服绿领巾三条杠,孩子可爱的笑容与清脆的笑声。骑车路过曾经的“南大路小学”,这些画面,让我驻足停留。亲切和怀恋之情油然而生,仿佛也看到十几年前的自己,背着很大的蓝色米老鼠书包,笑哈哈地从校门口奔出来。记得那时候,奶奶总会给我一个5角钱的硬币,而放学时最开心的,莫过于用它买一个韭菜葱油饼~

当那些遥远的画面与记忆浮上来的时候,安静地沉入。无忧无虑,天真烂漫,并不会是已逝的美好。

 

漫步校园,四季如歌。

春日午后,平躺在光草上,或者坐在旁边的木椅上,安静恬然。阳光与微风,给人一种和煦的温暖,让思绪从局限的当下逃逸出来。初夏的傍晚,慢慢地走在这个曾经朝夕相处的地方,总有一种情怀。年轻的恋人在树下相拥,欢乐的三口之家在草坪上游戏,垂暮的老人相互扶持着缓缓走过。深秋之时,6号楼克卿书院前的一排水杉有一种缤纷的黄色——金黄、红黄、橙黄...落叶飘散在这幢1956年建造的老楼前,克卿猫和她的孩子们在书院门口溜达,诗意与生活气息盎然。

想起09年夏末的夜晚,常常独自漫步相伯路。明月清风,手捧一本拜伦的诗歌,在一个个路灯下吟诵。想起10年的春夏,习惯了每天步行往返于南区、本部和北区之间,发现相辉堂附近的花草树木,正安静地灿烂。也想起11年年初,那几场大雪将校园银装素裹,校史馆和燕园让人驻足留恋。

深沉地爱着这片土地,而她也一直会在那里。

 

此时此刻,十多位身家千万至百亿的民营企业家,正在会议桌前投入地探讨“公司流程再造”的主题。关注行业与时政,眼光着眼远方,用人如同一盘棋局,每个Boss均有着自己强大的自信。活动名为“私人董事会”,意即来自各行业的民营企业一把手,为某一公司的某个问题把脉。大一暑期实践结识的企业家宋老师,以及几位中欧工商学院的知名教授,负责该活动的全程安排。

感谢宋老师的关照,给予机会让我也参与到其中。一个陌生的领域,一种广阔的视野,一次珍贵的聆听……中午走在偌大的浦东干部管理学院,想起大一末,第一次面对海创会企业家们的暑期实践项目介绍会。那时的我有些紧张,演讲水平和临场心态还没有得到什么磨练。一年之后,当我带着两只沧源实践团队再度前来,登上淮海国际广场顶楼的星公馆宴客厅俯瞰这座城市时,已经成长了很多,也开始思索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年少时的倔强、局限和自卑等等,早已经走出。而大学以来的热忱、理想与情怀,也相信能够秉持。但那一份对于事业、对于工作的锐气与志向,是否还在?

 

冬季华山医院医务处的见习,虽然有点无聊和疲惫,但一些日子和场景还挺有味道。

习惯于每天下班,沿着乌鲁木齐路步行回到学校。迎着夕阳与晚霞,一路经过给老外们供蔬果的小店、美国大使馆、海派小院和弄堂、参天的梧桐等等,时间并不觉索然或漫长。记得年末某天下班的路上,远远闻到一缕清香,精神为之一振。放慢了脚步继续前行,那香气也并不骤增,但感觉越发清晰。停留在一处院落的墙外,抬望眼,惊喜地看见一株腊梅正在寒风中静静绽放放翁的“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不自觉地跳出。

寒冬腊梅,香气清远。之后每次步行回来,都会在那里驻足一会儿。

华山医院里面有一处“华山花园”,面积虽不大,小桥流水、竹林假山和园林故居都有。进去散散步,总能够让心情有所舒缓平复,尤其是当整个上午办公室里充斥着医患双方的激烈争执,抑或一位叔叔在你面前把菜刀掏了出来。

 

离开华山医院两条街,有一个很小的铺子,那里卖的千层饼、韭菜饼和牛肉饼,真的,超级好吃!午餐时候,3块钱的千层饼加一个牛肉饼,或者配上一碗鸡汤面,也成享受~有时下班经过,忍不住嘴馋也会买上一个,就像小时候放学一样,哈哈。

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个面饼小摊的主人,来自东北的一家三口。他们是那种,一眼就让人觉得,勤劳、质朴和实诚的手工劳动者。奶奶大多时候都在小铺的后头和她的儿子一起摊饼子,有时老伴不在,她就到前面来收钱。她的脸上经常带着微笑,眼睛眯成弯弯的一条缝,让人觉得亲切慈祥。爷爷一般负责切饼和收钱,电子秤上总是给足顾客支付的所需,切千层饼时分量估摸地很准。他有时也会在一边看着奶奶切,看她误差大了,在一旁说两句东北话轻轻责备奶奶,她也只是微笑……这些画面很是难忘,但原因我却说不清楚。他们对待顾客的随和,干活儿时的投入让我触动。他们生活的辛苦我无法体会,而这种平凡生活的充实和单纯,也是我没法感受,却在自己的分析或者猜测中向往的吧。于是,未来生活的一种方向,《血色浪漫》钟跃民式的路径,多了一种可能——开个面饼小铺子。

 

2012年的最后一天下午,和两位朋友携着车船联票前往嵊泗列岛。

大学里有这样一些朋友,他们与你结识不久,不常联系,也许才能够偶尔见上一面。然而每一次的联系,QQ、人人留言或者面谈,总能够相谈甚欢,兼具趣味、创造和启迪。这一类神交已久的朋友,可谓人生幸事。

记得登上岸边回头的那一望,2012的最后一出夕阳正在远方的海平面沉落。三人顶着冰冷海风冲上一处山坡,只为了更好地目送这落日消逝。在海边渔村里的缓缓漫步,浓厚的生活气息冷却了饥饿感。饭店、烧烤摊可口的海鲜和投入的对话,不知不觉就到了零点,小镇街上璀璨的烟花让人惊喜。

记得大清早4点多逛菜市场,之后在一处山坡等待日出近1小时,无果。离开后在去码头的路上,回头眺望,霞光已经铺上远处山头。嵊山岛上的“无人村”荒废了十多年,我们探险1小时才后知后觉,为此触动良久。回程时站在顶层甲板前端,卷起的海浪扑面而来,高翔兄吃着虾米谈笑自若,而我则是第一次见到大海。沿途经过一座座其他小岛,看到村民们运送物资、军人们搬运补给,确实“很生活”。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Seize the day, together.

最后附上2013年初的短信,祝福所有友人——

嵊泗列岛,东海之滨。旭日初升,朝霞漫散。夜尽天明,终有前路。你好,2013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