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d Poets Society

 
 
 

日志

 
 
关于我

自立,自知,实干,真诚 多元性格,浪漫情怀,现实的理想主义 放荡不羁,才疏学浅 平凡世界中的某人

网易考拉推荐

2012·HL(上)  

2013-02-09 13:03:58|  分类: 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最卓越的天赋:遗忘——《马车的影子》张锐锋

不要忘记过去,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列宁

 

“漫长的告别”,1022日的夜晚,时隔三个月整,我再次走在这条“铭刻HL标记的路线”,以这5个字作为日记的结尾。经历的这段彗星般的严重暧昧,与HL产生的关联,着实纷繁,不仅是事件内容,也是心态感触……而现在,川西之行的洗礼之后,终于自信,能够投入地回顾往昔的诸多记录,平静地简析这一份回忆,剖析自己的内心。

如果HL愿意,现在的我挺想请她吃一顿饭,并且告诉她——

“半年多以来,我始终觉得对你有愧。其一,2012年的6月初至7月初,至少有4次直面我的底线,而我却没有选择退出离开。客观来说,我也在继续伤害你。其二,我终究还是把8000多字的《谢谢》发给了你。假如你曾完整阅读,那么其嘲讽与歹毒,你我最清楚……我想告诉你这份愧疚,并且道一声‘对不起’。

曾经的伤痕将随着时间沉入遗忘,但如果完全消弭,人很可能又将步入同一条河流。无论熟悉还是陌生,我只是希望,我也会祝愿,你能够成为一个更好的你,独立或者与珍视的人共同,体悟与践行那些平凡而又可贵的精神。”

 

人总是一边在寻求安全感,一边在寻求刺激感——韩寒

 

走在深夜冰冷街头,心里却没有过多悲伤,或者说没有很大的感觉。我只是觉得,无论我觉得自己如何置身事外如何不在乎这个男人,但客观来说,我确实是在影响他人,成为他人幸福的干扰因素。不希望你的快乐有一丝折扣,不希望让你觉得无奈、烦恼或者感动,尽管只是偶尔。”——201112月 日记

在目睹mjq送别BF的那一幕后,我决定彻底不再与她联系。而实际上,自从20113月表白前一天知道她有BF后,我从未言语暧昧或者纠缠她……所以当一年多之后,我再次面临相同情况而没能够恪守底线时,也许就注定了底线的一次次降低。

这是我对HL的愧疚,愧疚我没有适时地淡出她的生活,愧疚我没有勇气给她足够的思考时间与情感空间,使得她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仔细回顾了整个6月的记录,QQ聊天、短信、邮件和日记等。主要用意只有一点:从冗繁的文字中找出一条线,以具体事实和话语为依据,尽可能客观准确地描述而不带个人倾向,突出重点,明晰为何每一次我都没有选择离开。

架构:【当时情形——底线——主要打破原因】

A6月初明确知道她有BF,双方周末仍旧在一起。 某天下午回附中,踢球摔飞,擦伤严重。思考良久,决定退出。

——第三者,挖墙脚,干扰因素。

——多数挚友认为不必立即了断,可以给予一定时间,明确期限与底线,等待其回复与表现。“担待”、“宽容”、“耐心”、“责任”等词戳中心坎,于是听从和综合诸位朋友的建议。

 

B.610日晚获知她在浙江某地,并且和BF周末过夜,周一傍晚回来。

——A中已答应:与BF保持适当距离,promise broken。离沪前答应:周日结束并回来,broken again

——我和HL电话与短信沟通了很多,HL朋友也电话说明她的情况,我确实多了些理解,愿意继续等。重心已转移为她回来就好,寄希望于一番谈话能够结束三方纠葛。

 

C.612日周二晚,正从校车上回枫林校区,短信获知她在嘉兴和BF在一起,周四回来。没有回复她的短信,已经有“闭口不言”的感觉。和军歌火男长时间通话,平静。13日写出《人心》,15日再写《嘲讽》,表明不再和HL联系。

——B11日夜晚,HL表示:已和BF分手,答应:不再去找他。Once again

——近三天未联系,15日下午收到HL短信,表示“END”。当天傍晚在本部自修看书,突然收到HL好友短信,意即:HL“已分手”,因我的文章和态度,她“无比难过”、“痛苦”。她很“单纯”,向来“拒绝别人”,而我确实进入她的心里,我在折磨她。“逃避不是办法”,希望我能够去找HL和她谈谈安慰一下【列出HL好友部分话语,绝无讽刺或者夸张之意】。

经过这番谈话,看到她好友的遣词,感到难过也很担心HL。深夜收到HL短信,第一条有一句“你觉得,我们还有没有必要谈一谈,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在我内心,担忧和关怀占多数,但也确实放不下有留恋,于是动身前往其宿舍,长谈至凌晨3点多。

18日下午,依旧犹疑,并未向HL表示继续这段交往。当晚,一句“我求你,现在过来好不好”根本无法拒绝。看到她的眼泪。散步夜谈,在话语中看到了HL的一些改变。她倾诉和坦诚了许多事情和想法,让我感动。即使今天,依旧感动。于是继续联系,间隔夜里散步谈心。620日左右,第一次握手。

 

D.随着每次谈话深入,了解到HLBF的一些事情。然而同时,回顾双方在认真谈心时她说过的一些话,经不起“真实”二字的推敲。信任度骤减,不安与怀疑加剧,2627尝试邮件沟通,未果。

28日写下《17or3,一吐为快!》,直截了当分析她的假话,表明本质问题,但并未表示结束,希望她能够有所认识和反省,等待回复(选择继续交往,或者做朋友,全部拉黑)。

不久收到HL文章和回复,表示“成为朋友”,随便我是否拉黑她。

——假话绝不讲,真话不全讲。坦诚不是,说了一句真话,紧接着说了假话就可以忽略。

——28日下午之后,双方不再联系。晚8点多,我离开宿舍,未带手机,来到HL宿舍楼对面一棵树下站立近2小时。近23时,意外发现HL出现在我身边。知道她在宿舍楼窗口张望挺久,也知道了她之前在以往散步路上徘徊寻找。散步,交谈,HL表示想收回邮件回复,“倒追”的意味。至凌晨3点多,上海体育馆漫步,快乐时光。

 

2012年的6月,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错失至少4次应当选择离开的机会,对不起自己,对不起HL,也对不起诸多关心我的挚友。这一个“进程”,以上四段已有明确体现。而我试着综合各方面原因,大约有一下三点——

1.适度的耐心与容忍,人之常情。而我给予了太多,却用了并不是最好的方式。

2.确实很喜欢HL,难以放弃与她的交往,尤其在HL泪水与恳求言语、双方朋友开导和意外遇见的情况下。

3.在一起时确实相处快乐,相谈甚欢,情感和关联增进。

 

你,在我的心里,开出了恶之花——20121013日,博客心情随笔

 

2012728日晚,湖南长沙某网吧,随着鼠标点击,8000多字的《谢谢》一文附在了压缩包里一起回复给了HL。这篇文章必然会产生,然而最终让它呈现在HL面前,却是我最大的愧疚,是我人生中感到后悔的个位数事件之一。

以语言和文字形式作为一种暴力,可称之为冷暴力。比起直截了当的辱骂,还有诸多更加阴冷和伤人的语言暴力。“嘲讽”和“歹毒”,是我想到的对于《谢谢》最合适的形容词。首先,在全文架构上,每一部分的起首均为主题相同、表意相近、HL说过的一些原话,接着分别根据其现实中具体的行为抑或矛盾话语作为反面,进行论述和攻击。其次,在写作手法上,大量使用讽刺、反语、引用、反问等等方式。再者,多处不合理的过分联想与延伸,个别地方直接使用带有侮辱性质的词汇。最后,也是这篇文章为何充满恶毒意味的本质原因——在文字内容上,有很多HL在倾谈时吐露的隐私,也有一些我暗中寻找到的她的隐私。而这些大部分背后蕴含真诚、信任与亲密的话语和故事,被我化用在了那一句句的戏谑、嘲笑、讽刺与质疑之中。

一个你珍视的人,将你曾经诉与的诸多心里话,作为笑料和谎言回馈给你,会是什么感觉?我以为最大的伤害之一莫过于此,而我却有可能最终造成了这样的伤害。

 

难道去年724日我写完《谢谢》之后,对于其负面影响性,自己会一无所知吗?为何后来选择发给HL,也需要我自己好好反省。

当一个人被愤怒、不解、无奈、失望、落寞等种种负面情绪所包围,过往的一切都受到怀疑和责难,人性中的阴暗面开始暴露。这篇文章的产生原因,基本就此可以概括。写完之后,心情平复和顺畅了许多,并且只是发给了几位挚友一览,而看过完整版的也只有李恒一人而已。在当时情绪不佳容易冲动的情况下,我也绝不发给超过5个人。

即将去湖南远行,HL也并未再联系我。经过考量决定:只要她不再联系我,我不会再联系她,也不会把《谢谢》发给她看。并且着手在电话短信QQ邮件上全部屏蔽她,心想这样更好一些。

然而,报复的意识已经产生。预料HL很可能会通过其他方式联系我,于是在出发前,我把电脑中关于HL的几乎一切整理进了一个文件夹,保存到了U盘里。而这个取名为“过往”的文件夹,就包含着《谢谢》一文。于是当清晨四点起床在南岳山间开机发现HL多个未接来电短信通知,当上网看见她在和BF微博联系的时间前后也在拨打我电话时,无法抑制的怒气和愤恨占据了大脑,最终把这个文件夹、这篇《谢谢》和其风格一脉相承的邮件回复给了HL……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