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d Poets Society

 
 
 

日志

 
 
关于我

自立,自知,实干,真诚 多元性格,浪漫情怀,现实的理想主义 放荡不羁,才疏学浅 平凡世界中的某人

网易考拉推荐

水暖流长(下)  

2012-07-12 23:1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暖流长(下) - 沉实 - Dead Poets Society

 

水暖流长(下) - 沉实 - Dead Poets Society

 

 

写着写着,不知不觉已经是夕阳西下,日落而息了。接下来本还想写一些东西,关于生命,关于时间,关于情感。但我想关于《我与地坛》的感悟,似乎该是到此而终了,因为地坛和母爱便是这篇散文的两个主题。

在夕阳下的此时,我似乎看到了思想的影子,这是一种十分怪异的东西,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时候它才会迸发出来。然而它的温暖却是能一直感受得到的。引用何士光的一段话,“你不仅活着,而且看见你活着,不仅拂不开你的思量,而且还看见你在思量,看见你在思量你的思量。”这段话被谢大光认为是《我与地坛》的注脚,而我还觉得,思量,即思想,是一种温暖的存在。史铁生在《我与地坛》中吐露的思想在我看来会是一种长久的东西,随着时光,它会使人温暖。因为它不仅给我们以启示,也给我们以思量,思考母亲,思考时光。会有一些东西一直存在,经久不衰;会有一些东西虽被时光淡褪却越发真切;会有一些东西在经历了漫长的寒冬之后,再给人以温暖。这种东西是世界是人最本质的存在,是物质无法替代的。我们唤它以“思想“。

感谢史铁生给我以启迪和思想。

感谢思想给我以温暖,我为你唱一曲赞歌,虽然只有四个字:水暖流长

—— 高二(2)班沈亚华 《问路石》 2007秋季刊

 

依旧清晰地记得07年的冬天,将厚厚的一本《中国当代散文50年精选》摊在家里油腻的饭桌上阅读的场景,也记得那几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在阳台上的默想与沉思,最终化成了四五页文稿纸。

17岁的我从《我与地坛》中提炼出的两个关键词“思想”和“母爱”,时至今日仍旧印象深刻。我想,大约是从那时候起,我真的开始思考我和爸妈的关系,反思我自初中起的另类叛逆。一个女孩曾经形容我是“从初中时候的独自承担,逐渐学会共同分担”,说得挺好……也记得,送给小雨的第一本书,就是史铁生《我与地坛》的散文集,一本朴素的灰黑色的书。尤其是其中关于母爱的那些文段,和她谈起的时候,总不自禁地落泪。而在给她讲解语文书本上的《合欢树》等文章时,也会自然而然地会延伸至史铁生其人其事。

2011年新年那几天,心头笼罩着悲凉和哀思。史铁生没有能够看到新一年晨曦的微光。复旦光华楼的某个小型会议室,早早地就坐了很多前来的学生,以至于后来很多老师过来时已经没有足够的位置,选择站在周围。史铁生生前的挚友陈村先生、王安忆等几位文人,以及诸多自发赶来的学者,自发地讲述着他们的心里话。史铁生的遗容和作品静静地播放,屋子里更多时候只有沉默。“铁生的作品和他的思想,这些年来,一直是我精神世界的地坛”,那一刻,好多人的泪水已经止不住。

史铁生的代表作品,譬如《我与地坛》、《我的遥远的清平湾》等等,自高一起,也有过几次回顾。每次再读时,确实会有不一样的感触……感谢八斗的提醒,竟然会记得我高中早期的这篇文章,并且现在依旧想读。如今审视这篇文章,自然缺陷不少,遣词不够准确,有些句段比较累赘,而且有些地方显得不自然甚至有些矫情。但是,本质的东西,那个17岁青少年由《我与地坛》引发的思量,已真实体现。

水暖流长,我也将再次回来地坛。

——2012 712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