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d Poets Society

 
 
 

日志

 
 
关于我

自立,自知,实干,真诚 多元性格,浪漫情怀,现实的理想主义 放荡不羁,才疏学浅 平凡世界中的某人

网易考拉推荐

水暖流长(上)  

2012-07-12 23:17: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日的午后,在微风荡起的阳台捧一本书读,那真是无比的惬意。湛蓝的天空,明媚的阳光……似乎一切都只准备就绪,就等着翻开,翻开到《我与地坛》的那一页。之后的时间似乎凝结了,我完全融入了史铁生的那个地坛,以及他的精神世界中。阳光洒在身上很是温暖,在阳光下一如史铁生所说的“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并看见自己的影子”。我便是看到一些东西,形成了现在笔下的文字。

 

我抖擞精神,握紧了笔,在一个同样是风和日丽的午后,准备写下所有的思想火花。然而等下笔时,却发觉如有千斤重。不为那些字数担忧,我写文章从不是为了交差,但我真是难住了。关于《我与地坛》,我想说的真的很多,但是按结构还是按我所偏爱的思想路线。这里的思想路线很是模糊,是许多我零碎的随想拼凑起来的。因而写出来的必然是有些杂乱的文段。若按结构、写作手法来写呢?《我与地坛》在结构等的安排上自是有它的特点,但这岂是我这么一个高中生能评赏得出的?考虑一番后终于选择了前者;我只想写关于文章的,属于我自己的思想,或许破碎、幼稚,但却真实。以一个十七岁青少年的身份去解读《我与地坛》,去走访史铁生的世界。我想突出的只有两个字:真实,这也是文章本身给我的感觉。在此多言几句,以作为后文的“序”。

 

接下来让我们进入史铁生笔下的那个地坛。

从开首的一句话我便读出了史铁生对地坛的那份感情—:“仿佛这古园就是为了等我,而历经沧桑在那儿等待了四百多年。”我想我也许体会不了那种心情,但我确实能想象地坛的样子。地坛檐头浮夸的琉璃已被剥蚀,门上的朱红也已淡褪;时光已老去了许多,苍幽的古柏在地坛中默默诉说。这时,聆听他们的人来了,一个“在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的史铁生,摇着轮椅来了。我试图去体会史铁生在写下这段话语时的心境,是对往事的感慨,还是掺杂了对青年时代诸多变遇的复杂心情呢?然而我知道,地坛一定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已经懂了。他便是从这刻开始,一遍一遍地告诉他:“孩子,这不是别的,这是你的罪孽和福祉。”时光依旧从容,他让一个日渐颓废的青年遇上了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老人真的很老了,他是那样的镇静而淡定。他看着青年人,用他的无力和苍白替代了谆谆教导,让年轻人开始慢慢走出生活的阴影。这便是地坛,坍塌了一段段高墙,散落了玉砌雕阑,却更显分明。

在地坛的十几年,史铁生推开了生活的嘈杂,去呆想,去感悟。面对四季更替斗转星移,他并没有感叹物是人非或者伤春悲秋,他以他的平凡和平静,专心致志地想,终于想出了点什么。你可以想象一个平凡的人跟你说出这么一句话——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情,是一件无需乎急着去做的事情,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事,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这是史铁生的思想,平淡中不乏锋芒。不过我们不能忽略,这也许是地坛告诉他的。

地坛后来的命运我不曾获知,然而一次在网上看到有记者问史铁生地坛如今怎样了,他回以笑容却沉默不语。那是一份怎样的心情不得而知,但我想假如地坛已不存在,最伤心的人也许不会微笑着默然了。

 

谈到史铁生,话题似乎离不开“母亲”这个平凡而有重量的词。记得小时候学过他的文章,写的就是他母亲。如今读《我与地坛》,“母亲”这一形象便定格在心中了。一个早已丧夫,还要照顾残疾儿子的母亲,这样一个概念是不足以道出对她的由衷赞美和敬佩的。如史铁生所说,那时他经常去地坛,确实给母亲出了一个大难题。他的母亲是智慧的,因而她知道不该阻止她的儿子,若是阻止了结果更加不好。史铁生在地坛的那些时光,之于他的母亲会是多么漫长和冷酷,甚至残忍。她唯一的儿子已经废了双腿,她知道绝不可以再让他出什么事了,可她无能为力,她只能在家中,“兼着痛苦与惊恐与一个母亲最低限度的祈求,坐卧难宁”。她一遍又一遍地跟自己说:“反正我不能不让他出去,未来的日子是他自己的,如果他真的要是在那园子里出了什么事,这苦难只好我来承受。”从中我读出了那份深沉而真挚的母爱,也读出了字里行间作者由母亲的话所流露出的哀思,兼着后悔与自责。

母亲猝然逝去后,史铁生在地坛中终于明白了什么,这时候,“纷纭的往事才在我的眼前幻现得清晰,母亲的苦难与伟大才在我的心中渗透得透彻”。于是他也体会到了“儿子的不幸在母亲身上是加倍的”。读至此处,泪水已经涌了出来。不想去责怪时光对这母子的戏谑,只是这份母子间深沉的爱却着实令人为之感慨叹息,这样一位母亲的形象,或许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一个人,她便如同这世上的千千万万位母亲,她们从不过多要求子女什么,只是一心盼着他们好,这样就足够了。而史铁生的母亲,她那艰难的命运,坚韧的意志和毫不张扬的爱,已成为一种温暖,在她离世之后,温暖着她的儿子,也温暖着每一个读过这篇文章的人。母爱是永恒的温暖,像细水般静静流淌,温暖着每个人的心窝。我们应该知道,每条我们走过的路上一定也有母亲留下的痕迹,因而感恩这个词不须再多谈。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