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d Poets Society

 
 
 

日志

 
 
关于我

自立,自知,实干,真诚 多元性格,浪漫情怀,现实的理想主义 放荡不羁,才疏学浅 平凡世界中的某人

网易考拉推荐

行路·贯穿的蛋疼  

2012-03-07 20:48:14|  分类: 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往独自出行,事先都会对交通、饮食、住宿、景点等进行较为详细的计划,准备几套方案。由于这次陕西行主要是“投奔”朋友,因此这些全都交由他们做主,我只管跟着。龙君原本计划让我和他一起回咸阳旬邑的老家,观游和了解典型黄土高原的风貌。但由于此行时日并不多,加之龙君在西安也有事情,不得不放弃这个我最向往的计划。

也许是因为龙君和功春对咸阳其他地方也不熟,也许是因为他“到处都是朋友”,此行演变成为我和功春跟着龙君去“投奔”他的朋友呵~在铜川耀县游览完药王山后,我们仨与胡总作别,坐汽车先前往礼泉县,再转车至武功县。此间行经三原和礼泉,最终到达武功,历时总共3各半小时,证明了我们轻信了售票大妈的话~刚到武功县委就职半年的海龙哥接待了我们,晚上住在他的宿舍。除了两个中等床、充足的暖气和摆放着乐谱的几个桌椅外,没有其他的呵。

龙君和我在春晖结识的朋友节节,恰好就在附近杨凌的西北农业大学求学,于是当晚决定喊上节节兄一同去游乾陵。海龙哥信誓旦旦地说杨凌离乾县较近,而且武功没有直接去乾县的汽车。龙君早前让节节次日早上8点半到武功县,再和我们一同出发,但是他忘记告诉节节,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意识到。还好节节还没有出发,但也在杨陵车站等了我们半个多小时。呵呵,这并不是最蛋疼的,蛋疼的是以下一连串——海龙哥估计错了武功去杨凌的车程时间,于是我们打的到杨凌汽车站。节节把大家的票都买好了,与我们汇合后上了前往乾县的汽车。然而汽车上人太少了,司机和乘务员坚持要多等一些人,开过两个路口就花了半小时。于是乎大家退了票,拿了30元钱准备打的回武功。司机他们确定从武功去杨凌更近,而且有汽车…

我想没有一个词能够比“蛋疼”更适合描述心情的了,因为尽管来回奔波,走了许多冤枉路,耗费了更多的时间,但是整个行路旅程都是轻松而愉悦的。无论在哪里,我们几个都有话聊,或者我听着龙君功春海龙三人用陕西方言迅速地聊天开玩笑,也觉得十分有趣一切皆随心随性,因为有了朋友陪伴,行路过程本身就洋溢着快乐。

坐出租车前往武功的路上,龙君三人和司机东拉西扯,聊得很欢乐。司机大叔一口标准的陕西口音,疑惑时发出一句高亢的“咦”真是有趣~三人时而请大叔抽烟,龙君海龙同时想到包车一天周游景点。打骂玩笑式的砍价之后,最终谈妥,包车一天300元,只要范围不出咸阳西安周遭。于是乎根据大叔建议,先前往未整修完的苏武墓,然后取道北方至扶风法门寺,接着折回乾县乾陵,最后回西安美术学院。

最胖的龙君坐在前排,我们四人挤在后排,我都无法躺下来休息。呵呵,依旧是蛋疼,依旧是欢快地看全外景色全程听陕西话。后来龙君觉得坐在前面无聊,于是我马上提出跟他换。这下可好,后排4人的坐法变成了嵌入式,哈哈哈~

苏武墓略显凋敝,几乎没有其他游人。法门寺香火较盛,虽是淡季游人也并不少。有一幕场景着实把我雷到了——当我们的出租车即将行驶至法门寺入口处时,一队怀抱多束香火的中年妇女不待车停已经围堵上来。我们5人一下车,就收到高级而热烈的招待——每人身边都有34位妇女围拢着推销香火。她们至少跟了我们半里路,不依不饶地说着许多话,中心意思无非是“到法门寺来就是烧香啊,给自己买一束,也就10元钱”我第一个败下阵来,花了10元买了一束,身边立马清净没人了呵呵。我们最终甩掉了这队卖香火的妇女,结果只有我一人买了,囧功春说,有个大妈硬是往他手里放了一束,他马上还给她。龙君遇见更厉害的,往他书包里插上一束,先是笑着说 送给他,然后尾随一阵子之后再问他要钱。海龙开玩笑地问我,陕西人民热情不?我直点头~在买完票进去前,我们又遇上两批卖香妇女小分队,以及一批老人队伍。大家最后都是买了一两束,在前往万人广场的路上,给每一个佛祖上香叩拜(除了我)。

法门寺的商业化和利益化程度,比起去年无锡灵山大佛景区,有过之而无不及。工作人员和某些和尚的吆喝,动辄“大家可以选择,二三百元不等,999……”。法门寺、地宫等等老景区的文物和建筑,还是颇有历史和宗教气息的。我们转了至少5个小时,直至下午2点多才逛完整个景区。除了我之外,他们四人真是很虔诚,每到有佛祖的地方可以上香的地方,就会上一束香叩拜三次。在地宫里导游以尊敬佛祖之名义,要求游客该如何如何,大家也都完全顺从。而我呢,走在大部队的最后,饶有兴致地看着游客人群。我并不是对佛教或者游人们的虔诚作法表示不屑或者轻蔑,只是觉得我没有必要按照所谓制度、规则或者指导来行事。譬如在地宫里,导游带领着大家参观各种文物、佛像等等,当他举着喇叭高声喊着——大家不得喧哗或者大声说话,在地宫里要尊敬佛祖如此掩耳盗铃。

为了让海龙哥能够早点回到西安,大家在乾陵稍作停留,就上车回往西安。只是蛋疼的事情又发生了呵——龙君说他大哥在咸阳,可以开车接我们回西安,好让司机大叔和节节兄能够早点回程到杨凌。和节节在咸阳市中心作别后,龙君几个电话后告诉大家,他大哥车子要过会儿才能来,要不咱坐公交车回西安?海龙、功春和我大骂坑爹和蛋疼,随后海龙神秘地找到一位网友,说是带我们周游一下咸阳中心。结果那女孩子来了之后,我们才知道海龙和她也是第一次见面,于是我三人鬼笑着表示需要离开,呵呵呵。功春龙君电话喊咸阳的女性朋友出来,均遭拒“长得不行的女娃儿我们都不喊”~~~最后还是等龙君大哥开车来接我们,但行程已经变成今晚先在咸阳这边哈皮一会儿,等晚上再说疼。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