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d Poets Society

 
 
 

日志

 
 
关于我

自立,自知,实干,真诚 多元性格,浪漫情怀,现实的理想主义 放荡不羁,才疏学浅 平凡世界中的某人

网易考拉推荐

2011·枫林生活  

2012-01-25 19:15:28|  分类: 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繁重、沉闷、单调、局限——这四个词,是我对大三第一学期枫林医学院生活的大致总结,尤其是在跟大学前两年邯郸本部生活对比之后。这段生活及其回忆,在整个大学阶段犹如割裂的一部分。

如今回顾与反思,学业课程本身的内容数量和难度,自身预先的认识和适应方法态度,以及客观环境的推力这三者,共同引致这种割裂感以及如今的遗憾。这将近半年的时间,最大的代价并非来自于我做了什么,而来自于我没能做的事情。得失已成过往,重要的是今后的路,方向和态度应当如何转变,使割裂程度降低甚至消失。

 

生活还原·喜与悲?

前两年主要学习管理学基础课程,而回归枫林回归公共卫生学院之后,则主要是医学、卫生以及其综合课程。大三的第一学期,除却周二周五只有4节课较为轻松之外,其余三天都有89节课。课程为医学类以及卫生方面基础课程——正常人体形态与功能学IIV、预防医学导论、流行病学、卫生统计学,以及选修的健康心理学、卫生财务管理以及邯郸本部的毛泽东概论。需要说明的是,形功III十一月中旬期末考,形功III期末考仅仅时隔10天。其余课程期末考基本始于12月中后。

翘课是常事,一三四基本上至少翘两节课。原因很多:有些课照念PPT只需要自己看;早上7点半实在起不来,何况每周一到周四都要如此;上午的形功课耗去太多精力导致不想上课,感觉即使去了也不会听等等。睡觉几乎就是除了上课和复习之外耗时最多的事情,至少也是我总是想做的事情。繁重学习的时间成本并不只是在于课堂和自修的时间,还在于,剩余的时间如何读过,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一种期望释放和解脱的感觉与冲动,使得阅读、思考之类的事情会有一种内心不自觉的回避,而游戏、上网、电影电视和睡觉,就会成为心中最期望的打发时间的方式。这一点在我看来是最致命的,是我这半年心态的一种写照和许多未做之事遗憾的心理原因。

“罪魁祸首”毫无疑问是这4门名为“正常人体形态与功能学”的课程。每天都至少有两节课,绝大多数在上午,尤其是早上一二节课。课程需要四本书——《系统解剖学》、《组织胚胎学》、《生理学》和《生物化学》。其中前三本书基本是要学完的。然而上课并非根据书本分类,而是根据内容——I生化为主辅以其他三门起首内容,II为人体组织与系统,III主要是血液和脉管,最后IV是脑和神经。

对于过往没有任何医学背景与基础知识的我们专业学生来说,这个学期基本上就是在学习和准备这一门课的考试。多数人这门课基本出席,因为内容繁多,一旦没有去上课补习起来也要花很多时间,尤其是越到后面内容愈多而且较难理解和记忆。少部分人,除了老师较多点名的系解课,比较少去上课,因为早上实在起不来,以及有些课内容就是照搬PPT或者十分枯燥无聊。但无论平时去不去以及去得多或者少,该课程的四次期末考试备考均一样痛苦。其他课程多数男生去的很少,即使去了,两节课能有一半时间在认真听课已经很稀罕。已经是女生尽管一般都会出席,但是听课效率效果亦不会很高。而到了形功备考阶段,这些课上基本每个人都在桌上桌下翻着形功的书本、建议、笔记和PPT

到了期末,大多数人都会感到一种惶恐。流病、预医和卫统这三门课,自己真正认真听过的有几次,到底掌握了课程百分之几的内容?每个人心里都有个很大的问号。于是通宵教室里,常年见到我们专业的同学。很多人在最后的二十天里,几乎都只在做一件事情——复习,而有着不少的人几乎天天两三点睡,连续或者间隔多次通宵的也都存在。我从来没有觉得可以用“奋斗”这个词来形容;使用了反而是对这个词的侮辱。在某些方面,这种学习方式比起应试教育之毙有过之,因而更加让我不屑。

是的,我绝不会每天复习到两三点甚至多次通宵,绝不会一边喊着苦逼和不耐烦一边做习题册,绝不会自己明明比起别人认真许多却总是说别人认真,绝不会找到一些考题或者资料就视若珍宝金屋藏娇。这些过度的劳累,部分心中隐秘的虚伪,我不会盲从。因而当期末成绩出来,绩点有所下降,拿了好几个CD时,我也不会抱怨。如今中国大学教育的可笑与可耻之一在于,成绩是期末拼出来的背出来的,而非一种积淀和掌握,医学院尤其我们专业如此。试问一门每周有6节课、一学期都没怎么听过的课程,期末也只是花了正常的复习时间而绝非别人的两倍,当我拿了4.5分的C,我应该是喜是悲?我很庆幸并且知足了,但这喜悦背后掺杂的也依旧是悲哀。

 

割裂背后

枫林是最小的校区,没有什么有特点的校园风景。周围高楼林立,恕我无法使用“放眼望去”这个词。学生活动还是有的,但总感觉小打小闹不成气候,氛围与质量实在不敢恭维。除了篮球场,我所见到的大概没有一块地方可以称之为有活力每当周四和舍友标哥回到本部,在下了校车之后就会感觉心情畅快开放,然后总不约而同冒出一句——还是本部好啊!

我们专业这学期学习的课程所用的书本,和医学院临床5年制和临床8年制是相同的,但是我一直也都承认,我们所学的内容一定比他们少些,我们内容和考试的要求也一定比他们简单不少。

但是,这种比较也并不建立在相同的背景与基础上。他们将来要成为医生,尤其这又是他们自己选择的专业,而我们将来至少三分之一与大学后两年课程无关。他们前两年就是在学医的环境里,而我们随同在本部却是在管理学院,过着轻松悠闲丰富的大学生活。没有任何医学相关背景、基础知识和学习意愿,没有对于学医和枫林生活的预先认识,这两点,在我看来,是导致这学期如此“苦逼”的主要原因。而课程在内容和时间上也存在着安排不合理的情况,也是一个需要反思的原因。然而这些,公共卫生学院的领导们,医学院的老师们,恐怕没有想到过或者说没有重视过。

学院老师口中的中国公共卫生,总给人以一种式微之感。中国国情如此,公共卫生重视与发展也只能说是趋势。但我想,中国大学公共卫生大学教育如此,安有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