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d Poets Society

 
 
 

日志

 
 
关于我

自立,自知,实干,真诚 多元性格,浪漫情怀,现实的理想主义 放荡不羁,才疏学浅 平凡世界中的某人

网易考拉推荐

爺爺  

2011-10-03 22:3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月一日上午,爺爺走了。此時的我還在家裡的床上睡著;前一天的足球課、兩個聚餐以及深夜看AV讓身心疲憊。直到下午和張貝在網吧打完逗她回到他家,我才在董易的提醒下,看到了表姐的那條QQ狀態。於是立刻打電話給家裡,母親說,她也是傍晚才從姑媽那裡得知爺爺今天去世的噩耗。

記得大二期末考試那陣子,完全忙於準備考試的那兩周后,內心感到的愧疚。兩周的時間,允許自己去看望爺爺的最大間隔。那時候,他已經被診斷出患肝癌晚期一個月了。爺爺躺在床上,看著我吃完奶奶備下的飯菜,時不時地和我就電視里的體育節目聊幾句。我離開時,他下床和奶奶送我到門口;而前一次我來時的那個雨天,他還能夠出來給我開門,帶我走向他一樓新的家,短暫的卻在冰冷的家。

在雲南滄源的夜晚,我常常擔心家裡打來電話。回上海的第二天,我和鄭超去了爺爺家。他已經無法自己下床,年近八十的奶奶主要服侍他,而他的兒女們晚上經常過來,給老人家做做按摩聊聊天等等。爺爺似乎已經沒有什麽精力說話,而在我們七點離開之前,他也未讓奶奶給他熱一小碗粥。

每次前去爺爺家之前,心情迫切,也有些沉重。隨著幾個月眼見爺爺的身心逐漸憔悴,沉重加深,而常常感受到的是無力。九月末最後一次看望爺爺之前,我每回在爺爺家的時候,都力圖忘記他身患絕癥。我熱忱而快樂地為他介紹滄源之行,和他聊著最近的天氣以及電視節目,儘管爺爺說話的時間不得不越來越少。然而大多數的時間註定是沉默,是我假裝投入地看著電視,心裡却百味雜陳。我不知道如何是好,也沒有勇氣談及任何關於爺爺疾病的話題。我的內心驅使我迫切地前來陪伴爺爺,然而這陪伴的時間實際是苦痛的,而我需要掩飾這種難熬的苦痛,因為我期望自己的到來能夠緩解爺爺內心的苦痛。

九月中下旬,我始終記得上一次離開前曾經告訴爺爺,過陣子再來看望他。然而當週五晚上回到家時,母親告訴我,可能以後都無法去爺爺家了……前幾天奶奶晚上不小心睡著了,沒有服侍爺爺大小便,使得床鋪變髒了。爺爺的兩個女兒,平時我一直稱呼的兩位姑媽,對奶奶大動肝火,數落她的不是,讓她馬上離開這個家裡開爺爺。

奶奶並非兩位姑媽的親媽媽,爺爺不是我的親爺爺。兩位老人十幾年前走到了一起,直到如今。

我不想還原奶奶在傷心地回到我們郊區農村的家之後的情形,也不需要還原奶奶的四位兒女領著她回到爺爺家,期望兩家好好談談卻被大罵“滾出去”的情形。我不站在任何一邊;我依然憤怒,但更多的是無力和心痛。我無法想像更無法換位,當爺爺撐著羸弱的身體躺在床上,看著屋裡兩家曾經和睦的子女吵鬧得不可開交,她的兩個女兒以及疼愛的孫女手指著奶奶以及我們家人傾盡數落并大罵“滾出去”時,他用盡全身力氣敲打著床卻說不出話的情景。那時候爺爺的無力與痛心,當場的誰能夠感受到,誰又真正在乎?

可能一周之前天天晚上還給爺爺按摩的兩位兒女,大聲喊著“兩家自此斷絕關係”,讓奶奶和她那邊的子女們離開。奶奶一天后還是回到了爺爺身邊,一直到爺爺離開。慶倖她沒有再被趕回來,但這隻是以現實為依據的省略推測。而我爸爸姑媽他們,卻再也不會去看望爺爺了,儘管他們本就去的很少。

最後一次去爺爺家,除了見到了我的爺爺奶奶和那邊的姑父,我沒有再告訴任何人,即使是我的父母。我知道他們身上背負了很多成人的、家族的或者世俗的東西,我沒有興趣探討也不想去爭論甚至擊碎。下午我告訴母親去祁連新村的朋友一趟,然後騎車出門果斷右轉,有些辛苦地騎過一座高橋路,半個多小時后到了爺爺家。窗邊我喊了奶奶,出來開門的是那邊的姑父,他的神情最初有些錯愕和複雜,然後沉默地帶我進去。我喊了一聲“爺爺”,他睜開眼開著我,不一會兒閉上眼,但不久后又睜開並且輕聲地說著什麽。奶奶靠著爺爺聽他說,原來爺爺讓奶奶問我是不是留下來吃晚飯,並且讓奶奶給我端些吃的出來。我依舊試圖有些熱情地告訴兩位老人,不用了,要早些要回家然後晚上去學校。這個藉口我未曾使用過;以前每回我都留下來吃晚飯,儘量地多呆一會兒。而這回,是已經無法度過這難熬的時光,是想避免傍晚遇到兩位姑媽,還是惦記著母親兩個月前“不要在老人家吃飯”的警示?

時間一分一秒,起初房間內除了電視節目的聲音,四個人始終沉默。姑父出去抽根煙,奶奶做到我邊上,開始和我說幾句。記得她問我爸媽是否知道我過來,而她也讓我早些離開,因為天氣變冷。爺爺躺在床上,多數時間只有輕微而憔悴的喘氣聲。有一段時間他始終睜開眼睛,奶奶讓我把電視機聲音調大一些,因為爺爺也在看。期間電視遙控機出錯了,而我們三個卻都不會使用,而以前遙控機一直是爺爺修的。爺爺讓我們把遙控機給他,遙控機在他手裡,可他卻沒有足夠的眼神和力氣來修了。那一刻,我藏著的淚水幾乎落下。

離開的時候,爺爺盡力起身,而我依舊說下次再來看望他。奶奶送我出了大樓門口,告訴我爺爺下周就要送醫院,然後補充說,不要再來看他了。聽到這話,奶奶心裡複雜矛盾的感受,那一道傷口仿佛也在我心裡我食言了,我聽從了奶奶和家裡人的話,直至爺爺前天離開和今天火化,我也再也沒去看望過他。

我在逃避什麽嗎?我在懼怕什麽嗎?我問了爸媽幾次,爺爺住在哪個醫院,爺爺在哪裡火化,可是回答都是“我們都不清楚”。奶奶沒有回來過,我也無法聯繫上她。本以為今天能和姑媽他們去墓地給爺爺獻花圈,卻只是我一人所堅持的期望。我就在這大三初有些混沌迷茫的生活中,怯弱而無力地,有意或無意地在遠處等待爺爺的死去。

今晚看到半年前《死亡》一文中有關爺爺的描寫,淚水落下——

“爷爷原本误以为我们早上就会过来,特地为我烧了好几个小菜。

爷不久后回来了,风尘仆仆但精神不错的样子。听闻我留下来吃饭,他也很高兴,过不多久就去热菜烧菜了。

我知道无论我再忙,也要留下来吃这顿饭。因为这些中午就准备好的饭菜,是老人们的一片心意,他们很久没见孙子了,想孙子了。我应该陪陪他们,和他们说说话,这是我此时最想做的,也是我应该尽的孝道。假如我和父母四点多都离开了,我无法承受老人们面对这一桌饭菜的感受。他们的孙子,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冷漠那么坚强。在医院看望奶奶、在刚刚进来的那一刻,我几乎控制不住泪水和心情的波动。爷爷奶奶,请原谅你们的宝孙子无法经常的陪伴你们。但是请你们相信,以后每段时间我都会来看望你们。我希望你们一直健健康康,每个月用完所有的钱过你们觉得舒服的生活。不要在意子孙,不用为他们留下什么,你们的健康和快乐是我们最希望的。再过四五年,争取让你们高兴地看到他的媳妇儿。“

人除了血緣,還有情感,可這血緣,有時候,並不如情感可靠——《人間正道是滄桑》結局中,楊庭鶴老人臨死前對孫子費明說道。

爺爺,我也永遠是您的大寶孫。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