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ead Poets Society

 
 
 

日志

 
 
关于我

自立,自知,实干,真诚 多元性格,浪漫情怀,现实的理想主义 放荡不羁,才疏学浅 平凡世界中的某人

网易考拉推荐

大二第一学期期末  

2011-01-22 19:30:40|  分类: 回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号下午五点,携带好准备送给小雨的几本书,我起身离开冰冷的寝室前往本部车站。一出门才发现,外面的雪已经积得挺厚了。缓缓走过北区门口,想起之前那个周二中午门口的情景,不自觉地遗憾地笑笑。路过阿姨的杂货店,那只傻猫咪仍旧趴在电冷柜的旁边取暖,而小店阿姨也在耐心地织毛衣。

雪中相辉堂的那一片景色,很有韵致。校史馆两旁的玫红在雪中有种内敛的狂放;偶尔一阵大风,吹下参天大树上的积雪,“扑扑”地打在伞上。回身看草坪上,已经留下自己一排清晰的足迹想到这半年来的忙碌生活,我始终也都是采取步行的方式。步行让我适时规划好自己的时间,能够从容及时地到达需要去的地方。步行也是一种心态,悠闲而不慌张,欣赏一路的校园景色,就像现在这般。因为在复旦本部的日子应经不多,所以我更加珍惜这些步行的机会。

来到车站,辅导的搭档小宋已经在车站,准备和我一起去小雨家,和小雨的父母一起吃个晚饭。小宋明天就要离开上海回家,因此尽管后面两天我有两门可能挂科的考试,我仍旧决定和她一起去。她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在辅导上非常用心,应该说在学业的辅导上比我强多了,呵呵。记得每回和她辅导完后一起乘车回学校,总会聊起许多东西。我觉得那些能够在远征做一年志愿者的女孩,都有着一种内在美,一颗善良的心。这个时代,这样的女孩子已经越来越少了;也许是化妆涂指甲去了,也许是购物唱K去了,也许是在忙着她们自己的事情。

到达小雨家以后,我让小宋把那几本书送给了小雨,希望她在假期里能够多读些书籍。之后我俩和他们一家三口打的去了一家川菜馆。这家馆子档次颇高,我心里觉得有些受之有愧。小雨父亲说要喝两杯白的,我自然当应。整顿饭吃了大约两个多小时,期间我们聊起大学生活、小雨的学习与成长,以及他父亲年轻时候的故事,笑容始终挂在大家的脸上。当听到小雨夸她父亲是位“演说家”,当不善言辞的小雨母亲向我们致谢敬酒,当小雨父亲一次又一次地敬我和我聊的很尽兴时,我的内心也觉得很温暖。这一年半,原本是陌生人的我们,现在能够欢乐地相聚一起,是多大的缘分,也是出自双方的付出和信任。

当小雨父亲倒满第二杯五粮醇时,我其实还好。这时候明天的概率考试已经不去管它了,晚上也不准备复习了。听着叔叔讲起他年轻时候错选历史、高考落榜的遗憾,如今他的那些老同学飞黄腾达时内心的落寞,还有他现在在公司求职的感触,我也收获了很多。并且我感受到了他的真诚,而他的形象也丰富起来。他们是外来务工者,已经习惯被称呼“外地人”并且自称外地人,而现实生活中他们能够说很多上海话。他们挣得不多,没有什么学历,喜欢大声说话总要夹带脏话。但是,他们也是丰满的人、有故事的人,有着不亚于别人的对于子女的亲切期望,有着对于幸福生活的定义与追求。他们热情、真实,努力的工作攒钱,为着下一代的成长操劳。而对于我们这些志愿者坚持的付出,其实他们一直看在眼里感动在心。当晚饭结束叔叔掏出几张百元结账时,我几次向他致谢并表示惭愧。而他总是笑笑说:“我觉得这么一顿饭还无法表达我们的谢意,真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想说很多。真的,谢谢你们!”

晚饭过后我们先回了小雨家,和他父亲又聊了一会儿天,然后就起身离开。叔叔担心会影响我第二天的考试,我笑着告诉他没问题。是的,没问题,我只要求BCD也能接受,挂了的话大学更完整。(当然挂两门及两门以上,我觉得也不完整了~~)大约十一点回到宿舍,两杯多的白酒的后经开始起来。我打电话给李恒,问他考试准备得如何,然后跟他说我要打的去表白。几位舍友路过时,我从床上摔下来,他们把我扶到床上,然后我就自己盖上被子“呼呼”喘气。舍友阿彪告诉李恒我不行了,然后帮我挂了电话关了寝室灯让我睡觉。我真的醉了吗?呵呵,我躺在床上想着蔡弋的天蝎座理论,觉得有些还真是准确!

第二天的概率论考试果断悲剧,即将重复一年多来数学课的最终命运——看的不是我的成绩,而是我的运气或者说老师的人品了。最后一晚财务管理复习到三点,没想到竟然是我们寝室最早睡的~~财管考试皆大欢喜,给个B知足矣,哈哈。

期末其实还有一些插曲。譬如17号傍晚考完郁闷的宏经,由我做东和老友逊澎一起吃个晚饭喝点小酒,聊得不亦乐乎。晚饭后逛了书店,他送我一本早已倾心的漫画《父与子》。接着理个头发竟然花了一个小时,冲着理发师这种精神,我也得付他二十~~(尽管理完后我和舍友大喊:“怎么是韩国佬的傻×发型!”)洗完澡回到寝室已经快十一点,正想把剩余两小时用来复习概率论,结果蔡弋老师一个电话打来,求助我“当晚”帮他翻译一篇近千字Essay。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一般不怎么拒绝熟人的请求,于是当晚一点半总算把翻译稿发给她,然后洗洗睡觉。蔡弋说要再次请我吃饭,而且会把我想见的Ginger也叫来。“天蝎座是过不了过去的这道情关的,你别再掩饰了~~”。面对电话那头蔡弋的嘲弄,我笑而不语。

现在,一晃眼已经放假了,曾经期末初期觉得自己必挂三门,现在也熬过来了。时间真是一点也抓不住;749的车上每每想到的生死问题仍旧如太阳般让人恐惧而不可直视。最近又回味了《死亡诗社》这部大学以来对我影响最大的电影。然后隐约对于寒假已经有些各方面的规划。但是在规划和付诸行动之前,先让各种聚会High起来吧!

Seize the day, boys! Make your life extraordinary!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